1. <dl id='1xnn6'></dl>

      <ins id='1xnn6'></ins>

    2. <span id='1xnn6'></span><fieldset id='1xnn6'></fieldset>

    3. <tr id='1xnn6'><strong id='1xnn6'></strong><small id='1xnn6'></small><button id='1xnn6'></button><li id='1xnn6'><noscript id='1xnn6'><big id='1xnn6'></big><dt id='1xnn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xnn6'><table id='1xnn6'><blockquote id='1xnn6'><tbody id='1xnn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xnn6'></u><kbd id='1xnn6'><kbd id='1xnn6'></kbd></kbd>
    4. <i id='1xnn6'><div id='1xnn6'><ins id='1xnn6'></ins></div></i>
    5. <acronym id='1xnn6'><em id='1xnn6'></em><td id='1xnn6'><div id='1xnn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xnn6'><big id='1xnn6'><big id='1xnn6'></big><legend id='1xnn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1xnn6'><strong id='1xnn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1xnn6'></i>

          教育扶貧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:富瞭腦袋 鼓瞭口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  “有瞭助學貸款,傢裡再不用為我上大學發愁瞭。”廣西桂平市江口鎮胡村羅雨婷說。隨著學生資助政策的不斷完善,許多貧困學子圓瞭大學夢。
            扶貧先扶智。習近平總書記在陜西考察時強調,要推進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,縮小城鄉教育資源差距,促進教育公平,切斷貧困代際傳遞。
            義務教育有保障是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重要指標,教育扶貧在脫貧攻堅中發揮著保障性作用。為打贏脫貧攻堅戰,從中央到地方下大氣力補齊貧困地區教育短板,努力實現“人人有學上、個個有技能、傢傢有希望、縣縣有幫扶”。通過教育扶貧,越來越多的貧困學子完成學業,一批批貧困群眾學到新技能,一個個貧困傢庭的命運被改變。
            補齊教育短板,上學路上“一個都不能少”
            “以前在老村,孩子上學每天要走兩個小時山路,現在搬到縣城,上學不愁瞭。”在貴州省紫雲苗族佈依族自治縣城東的易地搬遷小區,羅么妹指著傢對面的縣城第六小學說,“你看,學校就在小區門口,步行幾分鐘就到瞭。”
            最美的風景是學校,最好的設備在校園。近年來,國傢打出一系列組合拳,加快補齊貧困地區教育短板,全國832個貧困縣已基本完成“全面改薄”建設任務,校舍翻新瞭、操場寬敞瞭;學校裡有瞭圖書館、課堂用起瞭新器材。
            義務教育“一個都不能少”。“控輟保學是塊硬骨頭。”四川通江縣副縣長萬學成說,去年9月,在全縣控輟保學大排查中,涪陽中學發現14歲的小屈讀完小學後,沒有瞭就讀信息。後經核實,他暑假在父母的務工地不慎受傷而輟學,“我們派人往返4000公裡把小屈接回瞭學校。”
            近日,鄭州大學為16131名傢庭經濟困難學生提前發放2600餘萬元國傢助學金。疫情防控期間停課不停學,為減輕貧困學生上網負擔,學校還向2100多名貧困生發放免費流量包。
            數據最有說服力。到去年底,全國832個貧困縣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人數已由臺賬建立之初的29萬減少至2.3萬,其中建檔立卡傢庭貧困學生人數由15萬減少至0.6萬。我國建立起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覆蓋資助政策體系。
            提升脫貧能力,“一技在手,生計不愁”
            “就業導向重在技能。”中國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啟臻說,近年來,隨著教育扶貧的深入,不少貧困群眾增強瞭就業創業、脫貧致富能力。
            職業教育讓貧困學生掌握一技之長,實現“一人就業、全傢脫貧”。朱啟臻說,對於大多數貧困傢庭的孩子來說,門檻更低、成本更小、就業通道更直接的職業教育,不僅能改變他們自己,還能改變他們身後貧困傢庭的命運。
            “老師,我有個疑問。”“好的,你說。”……近日,在江西尋烏縣吉潭鎮團船村,潘湧正通過網絡直播,與遠在千裡之外的深圳市第一職業技術學校老師互動交流。
            為助力貧困傢庭子女就業培訓,深圳市第一職業技術學校來到尋烏招收定向培養生。“這是個好機會,我第一時間報瞭名。”潘湧說,學校免學雜費,每月還有800元的補助。最讓他興奮的是,畢業後可“無縫對接”到企業上班,每月工資有6000元左右。學校每年“訂單式”培訓貧困勞動力1萬多人次,幫助貧困戶在傢門口就業。
            技能培訓,更多人從靠苦力吃飯到靠技能吃飯。“耳朵尺寸要對齊,成品形狀才方正,保持幹凈無污漬,人見人愛受歡迎。”這些編籃子的口訣,四川廣元昭化區松梁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張建英記得門清。“3月份編瞭25套,掙瞭1000元錢!”張建英拿起佈條編籃子就不停地忙活,扶貧車間的技術培訓讓她成瞭技術“快手”。
            提升脫貧能力,是高質量脫貧成效的關鍵因素。各地通過職業教育、技能培訓,推動勞務輸出,發展鄉村旅遊、扶貧產業,實現脫貧舉措與技能培訓精準對接。
            智志雙扶,扶技能更要扶信心
            打好脫貧攻堅戰,各地堅持智志雙扶,不僅扶技能,更扶思想、扶觀念、扶信心,幫助貧困群眾樹立擺脫困境的勇氣。
            促進科技成果轉化落地,引領貧困戶投身扶貧產業。2014年至今,河南農業大學共開展400多個扶貧項目。怎麼找準對接點?該校黨委書記魏蒙關講過兩個故事:一是“讓農民少花錢”。老師帶著學生在臺前縣田間地頭搞研究,2個多月攻關,為溫室大棚研發出瞭智能控制系統,費用從10萬元降到5000多元。二是“讓農民多賺錢”。高致明老師幫助豫西山區農民種植中藥材,創新丹參的“兩壓法”和“斷根法”,連翹的“老母雞帶小雞”等技術,被當地群眾稱作伏牛山的“點金師”。
            在海南村寨,不少貧困戶都追過一檔電視節目《海南脫貧致富電視夜校》。為啥追著看?“送志氣、送信心!”不少人說。60歲的養蠶帶頭人王國謙,帶動村裡所有貧困戶養蠶致富;“大字不識一個”的貧困戶黃忠海,把自傢的雞蛋、雞、荔枝等特產賣到全國……3000多個身邊案例帶動,貧困戶比著學、學著用,迎來瞭新生活。
            更多貧困傢庭有瞭脫貧信心。“倆孩子都上瞭大學,好政策讓我跳出瞭窮窩,這農傢院子裡也飛出瞭金鳳凰。”河南夏邑縣徐樓臺村村民張麗說起孩子,臉上總帶著笑。越來越多的學子反哺傢鄉,從浙江大學畢業的劉濤開辦瞭公司,每年為徐樓臺村鄉親們提供2000多個崗位……
            在全國,2/3以上貧困群眾靠外出務工和發展產業實現脫貧,工資性收入和生產經營性收入占比上升,自主脫貧能力穩步提高。